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51信用卡孙海涛口述:IPO就像婚礼 只是个仪式而已

腾讯《一线》作者 王潘

7月13日,51信用卡正式登陆香港联交所,IPO当天股价上涨超过7%,市值达到108亿港元。

敲钟结束后,51信用卡创始人兼CEO孙海涛接受了腾讯《一线》独家采访。他讲述了整个IPO过程中的艰难和不容易。“在我们准备IPO的过程中,所有的敌人都会来阻挠你。”

孙海涛说,51信用卡上市自己并没有多开心,公司上市和自己当初的预期还是有不小的落差。

在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邹云丽看来, 51信用卡从用户量、数据能力、风控技术能力、未来盈利能力都很不错,首日上市表现可以更好,目前是被低估了。而被低估的原因,一是中美贸易战对整体二级市场的影响,二是当前国内监管对互联网金融环境的影响。

“我很久以前以为,上市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是一个收获很多光荣与梦想的时刻。但是实际上你经过了这么多困难、焦虑,甚至很多挑战,其实挂个牌对我的感觉就像完成了一个任务,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就像大学生对未来婚礼的预期一样,结婚的时候也就是一个花很多钱的婚礼,就是一个仪式而已,也不会觉得很激动。”孙海涛说。

孙海涛还表示,51信用卡上市只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接下来公司肯定要精耕细作把业务做扎实,让投资人和股东赚到钱。

以下是孙海涛向腾讯《一线》口述的主要内容:

小米上市那天,我在杭州见一家银行的行长。那天我很担心小米破发,所以状态不是很好,我跟行长聊天的同时,还看了一眼手机上小米的股价走势。

因为小米要破发,后面IPO的公司再跌的话,我们上市也不会有好的表现,我有这种感觉,但也不一定对。

第二天小米涨回来之后,我就觉得确实好牛,认为小米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其实这么多人做空小米,第一天破发,结果第二天全面开始上涨,连涨了好几天。我觉得这就是由于他们的模式、故事还是有很多人去相信的。到这时,我认为他们应该是站稳脚了。

其实51信用卡上市和预期中有蛮大落差的。我很久以前以为,上市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是一个收获很多光荣与梦想的时刻。但是实际上你经过了这么多困难、焦虑,甚至很多挑战,我的感觉就像完成了一个任务,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就像大学生对未来婚礼的预期一样,结婚的时候也就是一个花很多钱的婚礼,就是一个仪式而已,也不会觉得很激动。

但也谈不上不开心,就是担子更重,股票能涨我肯定很开心,这里有很多的期待,老的投资人,还有新的朋友买了股票,只要股票涨他们开心我就会开心,上市之后我的心会被外界影响更多一些。原来更自由一点,因为你在“局域网”里面爱怎么high都可以。

我自己确实也是有不小压力。相对于我们今天在二级市场的价格来说,我们在一级市场其实价格是不低的。我们投资人的预期也是不低的,包括我之前的预期也是挺高的,现在只能综合当前的市场大环境调低所有的预期。

敲钟前一天晚上,我还跟投资人聊到12点多。他们就会问很多事,比如这次复盘为什么不能更好,是不是因为哪个合作伙伴找的不好,哪个事情我们做的不够等等。我知道他想要问的,但是正是由于这些投资人过去有那么高的期望,今天没有达到,那我只能耐心地去回答他。

去年7月15日,我们把所有的合作伙伴、中介机构和管理层都拉到杭州介绍公司商业模式,然后决定启动IPO。那个时候各个情况都比较好,很开心,预期也很高。

一路上市的过程中,我们遇到的困难更多的是带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对于困难,我想多数公司IPO阶段都是一样的,可能我们这个行业、商业模式,在这个周期里经历的比别人要多好几倍吧,比如说我们来之前市场很看好,大家一片欢腾。但是我们3月份快交表的时候,行业里面其他企业多出很多的负面事件,虽然这类事件在我们身上并不会发生,但还是影响了投资人对这个行业的信心。

交表以后,又多出很多行业政策的变化,包括P2P网贷备案等等。政策原来是确定的,有时间的,后来就没有了。因为香港更加在乎这些合规性、法律程序,所以他对于是否能放行、是否能认可你,对你的要求也很高,这么多变化就需要你有很多监管部门的访谈。

当时怎么都想不到资本市场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所以其实我们心理落差还蛮大。现在资本市场低谷,行业对标公司的市值也在下降,PE倍数很低,这几层都在低谷,理论上讲这个上市时间点的选择不是一个好的时间点。但是对于我们来讲,走出这一步就没有退路了。

到我们募资的时候,出现了市场特别冷的情况,因为之前大部分的新经济公司都破发了,而且有些破发很严重。大势又不好,美股、港股都跌,贸易环境、关税的影响也非常大,所以整个局面非常差。当我们开售那几天,就是最重要的投资人下单的那几天,市场又不好。

我们最大的风险就是发行,比如你按照这个价格发行没人买单,你募集这么多钱就募不到,那你就得撤回再来。我们第一轮路演是一个半月前的非交易路演,在美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北京、上海,见了近百家投资人,最后下单的转换率不高。

我月初在香港那几天就是为了去募资,因为前面投资人谈的很好,有很多人有意向,但是资本市场大环境不好,部分机构最后不下单,有意向也没有用。好在我们的业务本身有自己的独特性,在国际配售环节也有一些大的机构,他们会投一些看看表现。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好朋友,他们觉得这个时间点情况不太好,认为我们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他们纷纷到香港来买。这些我觉得也是我们攒的人品还可以,能够破这个局。这两天还有公司由于有投资人撤单,挂牌就取消了。

我中途也担心过被投资人撤单的风险。每个环节发行有发行的风险、审核有审核的风险,审核里面有很多环节,还有时间风险。当时我们很晚了,最后一批是六月二十几号那几天开,如果再晚一两天我们就没办法进了,可能要再过两三个月,甚至还有新的风险,你就没法承担了。

我们定价时定在了8.5港元到11.5港元的区间。在这之前,我经历过几次预路演和见了一些投资人,已经深受打击了。我就只好安慰自己说,只要价格定好,让大部分投资人不亏就能接受了。如果按高价的区间,老的投资人都能赚钱。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定在了最低价。

因为有些机构的订单,下单的时候一点也不罗嗦,但也是咬着牙下单的,他说我就是在你最低价下这么多钱,比如下1000万美金,那意味着我们哪怕要涨一分钱也要跟他电话确认。但是如果不涨价,你就不用确认了,因为你确认时有可能他不买了,那就影响你的发行。

在7月12日晚上6点半港交所发了一个书面函确认我们第二天的挂牌无异议,那样我们才从99%的IPO可能性变成了100%。

经历过这些低谷以后,心情像过山车一样,你没有很强的快乐感。你唯一的感受是,坏消息再少一点,股票再涨一点,那就很好了。正因为行业里面有很多爆雷的事件,有很多负面的影响。好在我们用这个业务在香港市场证明了自己,对于我们自己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利好,对行业来讲也是有一个旗帜作用,大家觉得我们这样把业务做规范,还是有资本市场的出路。

除此之外,在我们准备IPO的过程中,所有的敌人都会来阻挠你,这里的困难远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之前有我们的投资人说红杉资本要投资我们,最后没投导致我们发不出工资了,这个有些不太准确。一方面我们早期人并不多,还没有惨到发不出工资的时候。另外,红杉只是说给你的预期是要投,并不是说对方已经答应了你要投。因为红杉并没有给我发短信、发邮件,也没有签TS,谈不上做过什么承诺。

对于我个人而言,上市前后的变化可能是上市后会变得更加谨慎一些。你不能乱说,因为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股价,影响好多人的利益,甚至亲朋好友的利益。这样的话你爽了,别人亏了,那就是很大的问题,所以就需要克制自己。

我在微信朋友圈也不能随便说话了,会有很多人管着你。比如我发个朋友圈说我们有香港的工作签证了,但是有人就会误解你说你要移民到香港了。

对我们而言,上市只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接下来,我们肯定要精耕细作把业务做扎实,把我们的信息化金融生态做好,还有我们的金融科技服务跟银行合作,还得精耕细作等等,让公司走到一个更高的高度,让投资人、股东赚到钱。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