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报道

专访陆奇:中国创新需要更多技术驱动 YC可帮助

arw9-hhtfwqr7260381

陆奇

新浪科技 姜轶群  

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今日在北京举行媒体沟通会,前微软和百度高管陆奇在会上意外现身,宣布Y Combinator正式进入中国,而他将成为Y Combinator中国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并担任Y Combinator全球研究院院长。

陆奇表示,Y Combinator中国将完全本地化,团队将由中国顶尖人才组建,并建立人民币基金,充分帮助中国创业者。Y Combinator在中国的业务包括投资、培训、科研和培训四个方面。投资方面,Y Combinator将把美国的投资经验本地化,在本地融资;创业培训上,将引入美国方法论,并做到本地化;在科研和公益上,Y Combinator将回报中国社会。

陆奇还说,Y Combinator在中国将和创业者、投资机构、企业及科研机构、政府部门以及媒体合作。目前创业者可以通过Y Combinator在华开放的创新企业申请通道,参与Y Combinator的相关项目。

会后,陆奇接受新浪科技专访。在专访中,陆奇谈到了与Y Combinator高管的接触、对中国科技创业的看法、全球研究院的角色、中美科技创业交流、对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的看法,以及Y Combinator在中国发展的规划等问题。 

与Y Combinator结缘

陆奇说,他是在2005年就认识Y Combinator现任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是通过当时在雅虎的同事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认识的,格雷厄姆后来是Y Combinator的联合创始人。后来Y Combinator在哈佛举办暑期夏令营时,陆奇还代表雅虎出席,虽然推荐的三个项目最后都没被雅虎接受,但他从此就和Y Combinator的主要创始人建立了联系。

在Y Combinator进入中国的问题上,陆奇和阿尔特曼讨论了很久,阿尔特曼一直看好中国的创新力量,并希望在科研方面能有所革新。陆奇也非常推崇阿尔特曼,认为这个人将对美国带来很大影响。他说很感谢阿尔特曼给他的机遇,既能让他的生活达到平衡,也能推动科研发展,推进科研环境的创新。

中国科技创业

陆奇和Y Combinator的其他高层非常看好中国科技创业力量。陆奇说,由于中国创业者更加勤奋,中国目前整体的创新速度比美国更快;中国的实体工业规模比较大,所以类似于无人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技术落地速度更快,这也就意味着创新的空间更大;同时,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让创意能够更快更新,产品的迭代速度也会更快。

陆奇和阿尔特曼等Y Combinator高层认为,以北京深圳等地驱动,中国现在创新的能量可能已经超过美国,前景也很大。未来再出现像谷歌、微软、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这样的巨头,10家里面可能有三四家可能出现在中国。

但如何把这种创新能量变成现实,还需要长期的努力。陆奇等Y Combinator高层讨论的焦点在于科研。目前在美国,政府对科研的投入比例越来越小,公司对科研的投入更多是由目标驱动,这两个来源目前难以做出能够改变世界的科研成果。而科研的受益者——创业者和风投,反而还没有系统化地投入资金做科研,如何利用这两个来源的资金,以及让研究者获得需要的数据和相应的待遇,都是Y Combinator的课题。

同时,科研如何与市场结合也是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人工智能是一个机遇,目前大部分人工智能企业都成立了研究院,甚至有些初创的人工智能企业还会投资别的人工智能公司,这就是让长期的科研和创业、早期生态以及市场开发有机连接。随着技术的发展,创新的体系本身需要革新,因为未来的生产力是不一样的,相应的生产关系也会变化。这也是陆奇和阿尔特曼讨论的问题。

陆奇认为,中国的创新生态在未来将会更多出现长期技术驱动的成分。Y Combinator进入中国以后,会给以技术驱动的创业公司带来新机遇,同时,Y Combinator的校友资源、人才培训和类似于Hack News的内容社区也会帮助中国创业者。

全球研究院

出于对科研和技术创新的重视,Y Combinator有了全球研究院(YC Research)这样的机构,专注最前沿的纯研究。Y Combinator的使命在于推动创新,只要能让创新最大化,Y Combinator可以做所有相关工作。

陆奇说,对于全球研究院,他们会想办法获得更多资金用于研究,并选择研究方向启动新课题、搭建新团队;同时,研究院还会探索将成果和市场、产品更有机连接的办法,以及和大学师生更好地互动。

陆奇表示,他目前和阿尔特曼以邮件和电话交流为主,每月会见面一次。在Y Combinator中国成立开始,他在中国投入更多经历,以后会在中美两地达到平衡。

中美科技创业交流

在谈到如何帮助中国创业者在美国“落地”时,陆奇说,Y Combinator在这方面有更好的平台,众多创始人所组成的人脉,再加上专业的指导者,既可以让中国创企在美国跨越文化障碍,也可以让美国企业在中国发展。

关于中美间的技术交流‘障碍问题,陆奇表示,Y Combinator长期坚信全球化,虽然在一段时期内出于务实态度,在法律范围内进行交流,但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推动两国创业界的技术交流。

Y Combinator中国的规划

很多媒体此前认为,Y Combinator 近几年的项目并没有比之前更耀眼,甚至有媒体认为“Y Combinator凉了”。陆奇在专访中表示,他不认同这一点,Y Combinator仍在保持发展势头,参与的创企质量一直稳步提高,目前Y Combinator在关注让创业更好、更大规模的方法论,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扩大范围,更好地驱动全球化。

陆奇说,目前Y Combinator中国刚刚成立,目前还在制定今年的目标。他个人倾向于做3年规划,用于指导每个具体领域的目标。

人工智能和区块链

陆奇在专访中还提到了对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看法。

陆奇认为,人工智能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技术能力,目前大家都关注人工智能社会的长期影响,尤其是偏负面的影响。对此,Y Combinator也做了多种努力。比如通过公益手段,希望解决目前普遍比较关心的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比如保证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最低收入,让社会保持稳定;又或者是赞助OpenAI,让人工智能不被落入坏人手里。

对于区块链,陆奇认为,这是一项可以被长期看好的技术,因为这一技术对于数据价值维护、传递信赖等方面有颠覆性创新能力,让创业者在目前的金融手段之外,有更好的激励机制。目前Y Combinator已经投资了相关公司。但在目前,这个技术还会有很多风险,Y Combinator会以务实态度认真看每一个案例,找到好机会来发展。

以下为专访实录主要部分:

媒体:YC进入中国,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会有哪些新的机会?对于YC来说会带来哪些机会和挑战?

陆奇:宏观上来讲,有更多技术驱动创新的创业机会,因为这是YC长期的核心。另外,YC在早期Paul Graham写了很多如何用技术来创业的理论,这些在美国是非常经典的,他一直被认为是教父级别的,核心是用新的技术来创造新的技术,用新的技术创造用户的价值和商业价值。所以我认为宏观上来讲,YC进入中国是为中国创业者带来新的机会,其中更多是技术驱动型。而且我个人也深信,长期技术驱动的成分会成为未来中国创新生态发展主流。此外,充分有效学习美国的一些经验,并适用到中国,我认为在创业过程中人脉是非常重要的,YC的资源很多并且很难复制,例如YC创始人、校友等4000多人,他们在YC有归属感和自豪感,也会帮助其他新的YC创业者们,所以这也是新的机会,让中国的创业者能够有机会得到更多的系统的支持。从长期来看,更重要的是YC中国在早期就要努力考虑如何帮助中国创业公司更好地进入美国,因为我觉得中国一定会成为深耕创新的大国中其中一个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像Google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将来会有3、4个,更有人认为这些中国公司未来一定会比这些美国公司规模要大,真正扩展出创新的能力。所以YC中国能带来一个全新的机会。当然还有其它很多YC的创业支持如人才培训等,为YC中国提供了很好的起点,我们也在考虑将YC在美国有一个社区网站“Hacker News“的内容引入中国,我每天都看这个网站,交流很活跃,对中国的创业者而言是非常有效和有价值的内容。当然长期来说,一旦在中国完全本地化“By China、For China、Of China”之后,我们会引申出将来更多的机会,目前想法是促进中国和美国相互之前的学习和推动,这会是一个更繁荣的、活力更强的生态,为中国创业者带来前所未有的新机会,所以YC在这方面是一家非常特殊的公司。

媒体:您和Sam同时观察到中国目前的一些创新趋势,有哪些客观现象是您和Sam都较为认同的?

陆奇:第一,我们认为中国创新的整体速度会很快,其中有多种因素,比如现在美国的VC很多觉得美国人不如中国人勤奋,包括Sam Altman等很多人都比较认同,这是比较现实的一点;第二,我跟Sam交流了很多,就是中国创新发展的空间将会更宽,落地的速度相对来讲也会更快,包括像无人驾驶、AI使用等等,能够对一些传统的行业如制造业等起到提升作用,中国的实体工业规模和范围都非常宽;第三,迭代速度很快,这是需要长期落地的,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网民已经达到了10亿左右,用同样的语言,基本上是属于同一个市场,从创业、创新、迭代的速度角度来讲,任何一个新的idea都会有更快迭代的能力,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一旦有一个产品上线之后,很快可能就有几百万人、几千万人来用,这个点子可以或这个点子不可以,迭代很快,这也是我跟Sam交流比较多的。更重要的是激发我们两个人共同热情的是,我们都确信“技术驱动型创新”,技术会大大地因为技术驱动而改变,在未来会有再诞生像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这样级别的公司,10个里面大概有3、4个甚至是更多会在中国。这也是Paul以前想的,找最聪明的人、找志向最大的人、找最努力的人,帮助他们长期坚持一定可以做到最大,我们在中国也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个人也是非常非常看好,也很兴奋。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民族的传统、勤劳、智慧、勇敢、勇于探索等特质;还有一点是我和Sam和Peter Thiel他们交流的比较多,长期来看中国会比美国大很多,美国硅谷有一些投资者和创业者,他们基本上也是持这样的观点,并认为中国北京和深圳这些以技术为驱动的创新生态,现在的创新能力已经超过了美国。那么具体如何把它变成现实,这是一个宏观的观察,也就是为什么YC一直考虑要进入中国,一直想找到适合的契机,今天我们正式启动了,这只是一个起步,将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媒体:您跟Sam Altman是一直在保持沟通吗?大约有多长时间?

陆奇:我与Sam认识是在2005年,那时候他20岁。我先从认识YC当时的总裁Paul Graham说起,Paul是一个非常多才多艺的人,他在哈佛大学做函数研究的博士论文,离开雅虎以后去纽约开画廊,他也是一个非常棒的画家,开完了画廊以后又去写书去了,成为一个作家。但他一直有一个概念是做技术的人为什么不能直接去创业?为什么非要用资本家的钱?他早在2005年就找到了实现的方法。关于我和Sam的认识,那时候Sam开了一家公司叫Loopt,一开始其实有点缘分的,我当初2005年暑期在哈佛跟Paul做完了以后,我决定推荐3家公司给雅虎进行投资,最后雅虎全都没有投资。后来我与Sam保持了联系,我到了微软后也是继续联系。等到Sam卖掉他的公司、去了YC之后,我们经常会在湾区见面,他真的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年轻人,他的才华、他的心胸、他的情操真的是非常强的。我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注YC总裁Sam Altman,因为将来他对美国的影响会更大。Sam与Peter Thiel做了很多关于投资公司的事情。Sam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人,所以YC在他的领导下快速成长,这也得益于Paul建立YC的基础非常好。人生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机遇,我与Paul以前是雅虎的同事,离得很近,我是1998年进雅虎的,而他的公司是1998年被雅虎并购的。到了2005年他创建YC,我也去为他站台,于是我又遇到了Sam。

媒体:YC是什么时候找您负责YC中国的业务?

陆奇:其实这个讨论了很久,YC总裁Sam Altman一直都看好中国,关于YC在中国怎么发展,Sam有很多的想法,尽管我们交流也不只是关于中国的,但中国仍是我们交流的主线,我们交流比较多的是科研相关的,我们认为有很多的工作有待推进。第一,投入不够,美国现在的科研大部分是联邦政府投资,通过税收来投入科研,但是比例逐渐缩小,对大学的支持也有所不足;第二,大公司也有科研投入,但大公司大部分的科研都是为了公司的目的而进行的,这本身也很好,但是纵观历史长河,很多改变历史的技术创新都是基于人的好奇心和想象力而做的,并不是为了开发公司业务而做,所以这方面的投入远远不够,这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希望找到更多的资金,基于上述的初步想法,现在最大的科研受益者有两大类人群,一类是创业成功的人,比如说比尔盖茨、马斯克,他们也是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认为的第二类人群是资本投资者,也就是风险投资者和资本家,这些人其实是最大的受益者,但目前并没有系统化地从收益中拿出一部分来投入科研,还是需要花一定的精力进行具体开展。我常常与Sam交流如何更有效地获得更多的资金来做科研。我们有一些新的想法关于科研的具体方法上,科研也有一些问题要解决。还有经济上的不平衡,比如说一个在斯坦福大学任职的一流教授,一年赚得的工资与他的学生未来会赚得的工资相比差距太远,大学很难留住人,如何建立一个好的平衡,使大学有一流的教授、一流的研究生,同时在收入回报上也有很好的体现。关于这些我们也是一直在讨论,一直在努力地探索。此外,如何把科研与市场创新更有效地相结合,其实现在科研与产品创新还是有很大的距离。但是人工智能带来的技术创新,同时带来了新的机会,大家将会在中国的创新生态中看到这一点。比如说,为什么大部分的人工智能公司都成立了自己的研究院,另外像商汤科技等公司,不仅是成立研究院,而且还成立了一个基金。要把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能力变成商业价值的东西,其实是离不开科研的。本质上来讲,人工智能技术的核心是通过数据快速地获取知识,但是通过算法获取的知识必须被人接受,人能应用这些知识来解决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就是科研的定义,研究就是发现新的知识。所以,我认为长期科研与创业、创新、早期生态、市场开发有更多的连接。创新生态的源头体系本身是需要做创新的,将来的生产力是很不一样的,研究和数据是很强大的生产力,我们必须在早期来探索将来新的生产关系,能够更多地激发对社会有价值的创新。以上这些都是我与Sam交流较多的层面。

媒体:您此次同时任职YC全球研究院的院长,请问YC全球研究院在YC的体系中会扮演什么样的创新角色?您本人与Sam的工作有什么样的区别?或者如何角色分配?

陆奇:首先,我在考虑这个工作的起步就是看YC公司的愿景和使命,即是最大的实现创新,开始我们选择做的是加速从0到1,后来变成从了1到N。很多科研在早期创新生态未必是最佳的,有些创新放在市场中做,未必是最好的方式,科研是推动创新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我们是从这个角度来讲的。YC全球研究院的科研投入工作,我们重点会做几件事情:第一,尽可能得到更多的资金,通过合作以及各方面的方式有更多的研究投入;第二,我们会选择一些研究的方向来启动新的研究课题,搭建新的研究团队;第三,新的研究方式,我们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比如说研究如何与市场创新、与产品更有机地连接,研究如何与大专院校、与教授、研究生有更好地平衡和互动,这一系列问题我们都会努力地探索。关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工作,因为YC基本是以邮件和电话为主,也会有在旧金山见面的会议。我基本上每个月来回一次,早期阶段会在中国花更多一些的时间,刚开始要雇人、建团队,长期来看是希望找到更好的平衡。总结一下,YC的研究应该把它想象成YC使命里面的一个组成部分,将来可能还会做更多的事情。

媒体:刚才您说主要关注一些技术驱动的创业,您觉得比如说像人工智能这种技术,我们在看它的时候,是否会考虑它对人类未来带来的不太好的影响?

陆奇:我们关注的是技术驱动型创新,重要的一点是技术驱动,因为市场创新必须要有技术、商品体验和适度的商业模式,三者的有机结合,这三种缺一不可。但我们最专注、最认可、最重要的长久驱动力是技术。但创新也不能忽略产品的体验,也不能忽略有效的商业模式,因为没有体验、没有商业模式产品是不会出来的,我们关注的是技术驱动型创新,但我们一定会做到这三者的有机结合。第一,关于人工智能,这是非常有力量的、非常特殊的技术能力,大家都非常关注人工智能对社会长期带来的影响。我们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来实现,首先是通过公益慈善,解决技术发展对就业的影响,人工智能可以很大程度上做很多自动化,人工智能这次技术革命的核心是可以用算法高效地从数据中抽取知识,培根说过“知识就是力量”,有了知识,即可以做自动化、做预测,自动化将来会是很大的一部分,但自动化同时会对就业产生影响,我们如何通过一系列有效的手段来帮助整个社会中各种人群来解决他们的就业,这是我们很关注的、也是很需要做的一件事。其次是通过科研,YC全球研究院已经做过一些初步的探索,包括YC全球研究院所资助的一个项目是Open AI,目的是让AI更有效、更公平、更有效地为社会创造价值。YC已经通过YC全球研究院和Open AI做一些工作。

媒体:既然是科研推动了技术创新,技术推动了创新,目前国际宏观环境实际上对中国的技术领域的出口、交流这方面不大友好,您怎么看待?

陆奇:第一,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长期的眼光,看任何的问题长期着眼,长期来看我们坚信全球化能带来更多的创新,全球化能带来更多的社会效应;第二,在任何一个特定的时期,我们必须务实,首先争取投资和科研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第三,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的过程中,我们会尽可能地推动科技的交流,特别是YC独有的人脉交流,YC全球研究院与YC的创业者社区,以及将来YC中国建立的社区,会和中国的合作伙伴进行越多交流,将来共同发展的机会也越多。关于这方面,我可以介绍一本书给你们,比尔盖茨推荐的史蒂文·平克的书《人性中的善良天使》。YC的创业人群会在科研方面上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交流得越多,大家的共识就越多,从而实现长期的全球化。

媒体:有人认为,最近几年YC路演日所展示的项目没有前几年耀眼,您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这个与技术创新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陆奇:首先,我自己也关注了一些每年YC路演日的创始人进行新产品的演示,可能有些时候大家观点会不一样,但我认为YC在继续保持它的初衷,新的YC创业者的想法、商品、商业模式、技术等各方面的创新质量,其实一直在稳定地提高,所以我们是非常看好持续的趋势;第二,我们还是要找到更多、更好的方法来把创新的速度加快,首先是找到更好的规模化的方式,这也是Sam对YC合伙人经常提出的挑战,如何把YC行之有效的方法论和手段更大的规模化。世界上还有更多的有钱人和创业者,我们现在还没有与他们进行交流,也没有支持,所以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更好地规模化上,如何让更多的、有宏大意愿的、能继续推进技术的、拥有创新能力的人参与进来。同时随着YC进入中国的契机,不断地推动全球化,中国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创新者的质量保持着非常健康的、正面的成长,我们关注的是把这些人群扩大,还有地域上的扩大,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里程碑。

媒体:今年有很多的资本都进行到了区块链领域,YC以后会关注这项技术吗?区块链这项技术将来会改变世界吗?

陆奇:我个人对区块链技术的长期发展是非常看好的,它能在几个重要的层面带来颠覆性创新的能力,对数据隐私的保密、对数据价值的维护,特别重要的是,它能通过数字化的形式,不仅可以传输信息,还可以传输信任,这是它非常核心的一点。YC本身也投入了不少区块连领域的公司。此外,区块链技术很大的创新空间是激励机制的创新,因为一旦可以用数字化传递信任,本身就是可以运用来做激励机制的。因为纵观今天宏观的创新生态,现在的激励机制基本上是以股权的拥有以及债等一些简单的金融手段来提供激励,长期来看,如果可以通过区块链这样的技术来找到更丰富的激励机制手段,创新的空间会越来越大。举一个例子,现在大部分的创业公司,基本上要激励团队就是股权,有时候是通过融资和债来鼓励,但这并不完全契合。比如说电影行业,一部大的电影在一开始需要融资好几亿,但真正把钱收回来需要十年的时间,一个电影不是由股权来激励的,也不是通过债券,这是通过一种形式,那么通过区块链的话,我们可以让创业者进行更系统化地探索,更行之有效地发现行业的激励机制。我个人是非常看好区块链长期带来创新的能力。但现在的早期阶段,还是有很多的风险,我们要以务实的态度来认真看每一个案例,找到好的机会来发展的。

媒体:您对YC中国的发展,是否有具体的时间表计划和目标?

陆奇:我自己比较倾向于在每一个财年会有一个大致的目标,在这个目标前提下再做一些具体计划,比如说创业公司要触达多少、支持多少规模的投资、团队的建立等等,我们现在在制定2018年的目标,也在讨论2019年的目标,我倾向于在早期建立多年的规划,用这个来指导每个具体领域的目标,例如建立一个三年计划。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